当前位置:主页 > 公司新闻 >

京东的物流配送优势进一步扩大

   在互联网医疗这一块,京东虽然入局较晚,却赶上了一个好时代。经过几十年医改的洗礼,医疗行业正面临以智慧化为特征的新革命。互联网巨头们都看到了进军医疗的巨大商机。
  从时间表来看,京东的医疗布局并不比BAT起步晚,但收效远不如后者。
  2011年,京东就和九州通达成合作,双方组建京东好医师平台,在网上售药领域布局,双方的合作在业界看来是网上销售药品资质和流量的优势互补。可惜,这个看似完美的供应链对接合作在不到一年里就传出双方合作破裂的消息。2013年7月,京东将其所持的49%好药师股权全部转让给九州通,“京东好药师”自此成为历史。彼时,在以电子商务方式出售药品存在一定的市场风险,这也被视为此次试水失败的原因之一。
  但是,一次失败并没有浇灭京东对医药行业的雄心壮志。
  2013年,京东投资200万元建立O2O模式的京东医药,继续进军医疗。随后的几年里,京东的布局涉及整个医疗健康产业链,包括互联网医院、智能硬件、人工智能、慢病管理、寻医问诊、电子处方、医疗信息化和医药O2O等。 他进一步分析,医疗服务市场的核心资源是医疗人才,目前医生的优质资源依然掌握在公立医院手中,从医疗安全和医院利益考量,很多公立医院并不情愿优秀的医生去兼职或多点执业。加之医疗技术实施准入门槛高、互联网医疗风险高,很多医生只敢走“轻问诊”路线,以打造个人或医疗机构品牌为目的,进行线下资源导流。
  一位要求匿名的行业观察者向无冕财经透露,京东互联网医院主要通过与微医和好大夫等合作,将医疗服务与医药销售结合,好大夫赚钱诊断咨询费用,京东的盈利点还是在医药销售上,而这种模式缺乏竞争门槛和服务闭环,存在各种政策风险,走起来不会轻松。与此同时,围绕着京东医药电商所布局投资的企业也在陆续接入,涉及诊前、诊中、诊后等环节,试图打通整个就医流程。
  比如2015年京东斥资1.5亿元投资上药云健康,利用京东的互联网基因,承接从医药机构外流的“电子处方”作为核心业务模式,为医药电商导流,这个投资也将京东的物流配送优势进一步扩大。
  不仅如此,京东物流在2017年8月公布了医药物流解决方案,即“京东物流医药云仓战略”,并与国药集团、红运堂、华潍药业、福康药业、广林药业、苏州恒鼎、健桥药业、怡康医药集团等8家医药流通企业现场签署《京东医药云仓战略协议》,根据协议,双方针对医药流通领域开展全面合作。
  随后的一个月,京东又与银川市政府签订了合作协议,京东在银川自建互联网医院。这也是京东从“药”转“医”、深度介入医疗体系的一次尝试。京东的设想是,利用自己在物联网、大数据、云计算方面的优势,整合整个银川的医疗产业的数据,从而实现大数据分析的价值。
  但这些举措大多数处于试水阶段,没有公布阶段性成果。例如银川的互联网医院,在2017年11月以优厚福利面向全国招聘医生“震惊”行业之后,至今一年过去,无冕财经未找到该医院的网站,也未获得医院开业与否、进展如何的消息。
  未打通的闭环
  一位接近京东的知情人士对无冕财经表示,医疗领域最重要的其实是医疗诊断和患者数据,而京东的医疗目前只在电商领域有水花,其他领域的投资和整合并不顺利。
  “京东的医疗布局只是看上去很美,有待考验的问题较多。”这位不愿具名的知情人士认为,京东以引以自豪的自营物流配送优势为基础的医疗运营模式,需要大量长时间的资金投入才能产生利润,何况京东的物流优势正在与竞争对手逐渐缩小。线下医疗服务机构布局是实现互联网医疗可持续发展的关键所在,只有线上和线下结合,才能有可以预期的盈利增值。借鉴在银川签约互联网医院的微医、好大夫、丁香园等企业来看,它们虽然没有京东的布局那么广,但是有一个典型特征,即都拥有实体医疗机构。而这也是京东医疗目前比较缺乏的资源。
  “部门墙”难打破?
  带着大数据、云计算概念挺身而出的京东云,能补上京东医疗健康领域的人才和产业链整合短板吗?
  京东云宣称客户群涵盖300多家国内三级医院、2000多家其他医疗机构、近1000家药企、超过60000家药店。但对于京东云来说,短时间内要想做到发挥京东技术赋能重要平台的牵头作用,与各行各业的合作伙伴达成医疗生态战略合作还是很难。
  实际上,能否打通公司内部的“部门墙”,就是首先要面临的一个检验。
  前京东员工余晖对无冕财经透露,京东一直没有成立医疗事业部,从他此前参与京东医疗运营的各个项目情况来看,其团队都是由京东其他部门的员工抽调组成医药品类项目组,去推进相关工作,这也从侧面反映出京东医疗项目的运营团队不少“半路出身”,缺乏专业的医疗运营人才。
  “管理层员工也会面临一个尴尬的问题,就是没有开发和运营的决策权,而且随着管理层频繁更换其执行策略的延续性表现的不是很好,布局的产品线就会显得凌乱。”在这66万个村镇中,青壮年流失非常严重,走在村镇中,你往往只能见到孩子与老人。在这些空心化村镇中,消费升级的大潮似乎迟迟没有到来,传统门店面对面销售是不可撼动的绝对主流。但改变,已在悄悄发生。
  在刚刚过去的十一期间,赤壁镇这个人口仅3万的典型空心化村镇冒出一匹黑马。一家名叫“快乐宝贝”的母婴店用社交电商的方式进行了一场十一营销活动。
  国庆七天,快乐宝贝店门口每天都人头攒动,被顾客和围观的村民们挤得水泄不通。据悉,这家小镇母婴店客流量比平日增加了10多倍,不仅销售额狂飙,日均营业额提升8倍,会员数量更是迅猛增长了100多位,其中还有10多位储值了3500元的“巨款”,实现了短期业绩和长期业绩双走高。
  村镇母婴市场,十一掀起到店热潮
  快乐宝贝母婴生活馆主营的是品牌奶粉、婴儿辅食、婴儿用品等产品,恰逢黄金周,胡女士组织了“十一5感恩活动”,具体包括:无需消费就送、老朋友来就送、帮忙推荐就送、买就送、感恩一抱,受到了当地居民的热烈欢迎。
  胡女士表示,她在赤壁镇多年经营,在当地已经有了稳定的客源基础与信誉度,基本上和镇上的其他三四家同行平分本地市场。这次黄金周活动的受欢迎程度出乎她的预料,5号当天还面临某款奶粉卖断货的情况,紧急从别的地方调货才解决了问题。这次活动的成功运营,离不开一款叫“到店”的产品,她在今年9月开通到店,成为全镇、甚至全市第一家试水社交电商的线下门店,此次用到店组织的十一活动,不仅帮助她达到了高销售额,更让赤壁镇的居民们体会到了新技术带来的便利。
  远程深度社交融入村镇新零售
  赤壁镇是一个只有3万人口的空心化城镇,年轻人大多在外务工或经商。空心化让这些村镇购物行为变得极为特殊,还从未有像快乐宝贝这样线上线下结合的新零售电商出现。
  记者采访顾客和居民了解到,由于时代差异,爷爷奶奶们很难根据宝宝的年龄、体质选择购买婴幼儿产品,更难抉择品牌和数量。而在外工作的年轻父母很难南知道老年人使用奶粉,又难了解奶粉、婴幼儿用品的使用进度。加上乡镇村民的消费价值观,普遍还停留在“网上的东西假货多,容易买到质量不好的”、“网购麻烦,没有支付宝等付款方式,物流需等待,不如直接店内购买看得到”的阶段。相较比网上商城,乡镇的顾客更信任线下门店。
  随着智能手机在中国农村的广泛应用,尤其是微信等社交工具全面覆盖农村人口以后,情况有了变化,这片庞大的市场变成了极其肥沃的社交电商土壤,远程深度社交+新零售,让村民们的消费生活变得更加美好。
  快乐宝贝用“到店”上线了微信商城,“家门口的门店”同时拥有了网上商城,对居民来说是店铺实力的代表,信任度会提高;对在外工作的年轻人来说,方便消费,实现远程购买、家里人自提,还能参加各种拼团、优惠活动;对老人来说,到门店提货即可,店员还能随时指导使用,也不用担心售后问题;对线下门店来说,随着顾客到店的粘度增高,顾客会越来越信任门店,成为门店的忠实“老顾客”,轻松实现了升级村镇社交电商。
  村头走到村尾也不会需要花费多久,在路上碰到谁都能招呼一声。这种紧密的人际关系与互动,为社交电商的发展,提供了最好的基础。
  社交电商是通过社交手段完成流量的裂变与变现,村镇的特殊人际关系与紧密的圈层社群结构,让到店的拼团、助力等社交营销活动的实施变得非常容易,极具扩散性。有一个村民在微信上参加了本地门店的一个拼团活动,就能把这个活动很快地传达到他身边的熟人。门店通过这些社交活动可以实现快速拉新,获得大量新客源,将门店辐射的用户范围进行数倍扩大。
  到店更能将村镇客商关系从感情关系维系升级为利益捆绑。村镇门店生意是靠亲朋好友熟人“照顾”的,但熟人永远只有一部分,攻略更多的非熟人是门店想要扩大发展的重心。而到店在原有的纯情感关系上加上一层利益捆绑,强化用户粘性。
  这种利益捆绑的表现形式有很多:比如到店诱导储值,在优惠买单时系统自动提醒消费者只要再多支付一点金额,就可以获得更多优惠,多支付的金额进入储值余额,用户为了消费完余额,就会实现高复购与强粘性。快乐宝贝的“充值现场抱奶粉”活动就是利用这个逻辑培养高复购消费者;又比如邀请有礼、分享有礼,除了通过拼团活动自主分享,到店还可以通过佣金、积分、优惠券等奖励驱动顾客分享商品,邀请新客。 说这话的是刘子豪,他是京东集团副总裁、京东云生态负责人。一个月前,他在一场发布会上宣布了京东云的医疗健康战略:“京东云不是医疗专家,是‘水电煤’,是做基础设施的。”
  这是京东今年首次公布其医疗健康的相关计划。不过在京东股价大跌、市值缩水、创始人陷桃色新闻阴影未散的当下,这一战略反响寥寥。
  医疗健康这个细分领域已成为“BATJ”必争之地,但相比之下,京东其实在2011年就初涉医疗健康领域,但进度远不及腾讯和阿里。
  一位业内观察人士对无冕财经表示,京东目前做医疗只有电商领域有水花,其他领域的投资和整合并不顺利,但医疗健康领域最重要的其实是医疗诊断和患者数据。
  京东云此时站出来牵头,扮演打通上下游数据、资源整合的角色,能弥补京东医疗的短板吗?
  投资收效几何?
  一直以来,刘强东将美国亚马逊作为京东的“偶像”,亚马逊进军医疗领域,是以物流和数据中心的基础设施建设为抓手。这也是亚马逊优势所在,亚马逊云计算服务可以帮助处理医疗保健领域所需的大量数据存储和分析。
  京东也不会放过这个学习参考的机会。
  
  据动脉网统计,在2013至2017这四年间,京东共在医疗健康领域投资了12家公司,投资总额超过4亿元。仔细观察发现,京东进入医疗领域主要是通过合资创办、投资、自营、战略合作四个方式来完成,而投资是使用频率最多的方式,且在2017年资本运作较为活跃。医疗行业门槛高、回报周期较长,用直接投资的方式来进行资源整合,也是企业跨界比较容易操作的办法。
  在这12家被投企业中,A轮、B轮居多,涉及智能硬件领域的企业占比最大,这符合京东的电商平台属性,能丰富其电商平台的品类。比如投资国内智能体脂秤品牌有品PICOOC,在过去的2017年,PICOOC有品体脂秤产品的出货量超过百万台,在京东商城上的好评率高达99%。
  曾参与开发过智能硬件产品的前京东员工余晖(化名)则对无冕财经透露, “医疗行业正常来说应该是重服务轻营销的策略,但从京东投入的这些公司属性来看,目前产生盈利效果的比如有品PICOOC、三个爸爸等,都带有营销大于服务的特点,这些投入对京东医疗的后续发展实际上是没有太多的发展潜力。”
  余晖认为,这类投资为京东“短期内赚点钱是没问题”,但在医疗行业中价值最大的的应该是电子处方和慢病管理这两个板块,因为可以直接产生相关的医疗数据,京东在这方面是欠缺的。
  相比其他竞争对手,京东最大的优势是物流和电商,获得了互联网药品交易服务A证资质。京东积累了大量的优质商家、商品和消费者,通过与上药、七乐康等集团合作,在医药电商领域志在必得。
  虽然有电商和物流基因,但服务和整合,是医药领域不可欠缺的一环。
  长期关注大健康领域、运营公众号“医冠清瘦”的李庆对无冕财经表示:“得医生者得天下,相比其他早已入行已久,并完成了‘跑马圈地’的同行而言,京东对优势医生资源的整合能力并不占据优势。”
  李庆认为,京东一年前开出丰厚福利招聘医生,是一次明智但又无奈的举措。京东医疗的产业链需要补齐医生这环,才能完成诊疗、开药、配送、复诊、康复等完整的医疗闭环,覆盖诊前、诊中、诊后。
点击次数:  更新时间2018-10-16  【打印此页】  【关闭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