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主页 > 公司新闻 >

与传统意义上的职业经理人相比

  召集者刘炽平准备了一个任务——请他们说出公司遇到的问题,并给出解决方案。一切都可以摆在台面上谈,大家互相进行有针对性的讨论、“会诊”。
 
  下午三点,“总办”(最高管理层)成员悉数到齐,倾听各位VP回答一个问题——如果你是公司的CEO,现在你要怎么办?
 
  这次会议让“总办”进一步明确了问题在哪儿,要怎么解决。毕竟,此时的腾讯已经是一艘有4万员工、家大业大的巨轮,自下而上的变革几无可能,自上而下的调整则必须顺势而行。“如果没想清楚就直接去做,这不是我们的风格。”参加这次会议的总办成员刘胜义说。
 
  9月最后一天的清晨,刘炽平代表总办发出全员信,宣布了战略升级、组织重构的决定,网络媒体事业群、移动互联网事业群、社交网络事业群这三个事业群打散重组,成立“云与智慧产业事业群” 和“内容与平台事业群”。
 
  这一大刀阔斧的组织架构调整需要智慧,也需要勇气,牵扯部门、业务与员工如此之多,容易让人视为畏途。但对于刘炽平来说,他知道必须这么做——这将有效地减少“赛马式竞争”,让C端各项业务得到更大程度上的整合而非重叠,而整合的成果又将有效地帮助腾讯在B端打开局面。
 
  当然,内部竞争仍然会存在。如刘炽平的表态:“我们以后会有更多资源投放在激励能打硬仗、有突破的团队,对公司增值有贡献的团队,可以真正帮助其他团队成功的团队。”
 
  这次组织架构调整也让腾讯的B端战略浮出水面。刘炽平明确提出“未来十年,将从消费互联网迈向产业互联网”,背后的含义不问可知——产业互联网对B端能力的高要求,将通过云与智慧事业群的努力来满足。
 
  对于20岁的腾讯来说,这是一次新的冒险。
 
  12月12日,腾讯2018年度员工大会在深圳春茧体育馆举行。在当天遇上寒潮的天气里,刘炽平提起冬与春的引喻,“不要小看任何一场危机,要做好充分准备;在最黑暗的时候也不要丧失信心;冬天练好身体,春天会迎来更美好的绽放。”2016年,《皇家战争》成为全球最具话题性的游戏大作。开发这款游戏的芬兰Supercell工作室彼时因为前作《部落冲突》暴得大名,已不再是初创时那个30平方米办公室的小公司。
 
  一个中国客人的到来出乎了他们的意料。这个名叫刘炽平的中年男人看上去满是商务范儿,一点儿也不像是手游爱好者。但他拿出了手机,展示自己在《皇室战争》中的战绩——全球排名97。
 
  《皇室战争》是一款什么样的游戏呢?在2018年雅加达亚运会上,这款游戏成为比赛项目之一——足以证明它是一款足够公平的竞技游戏。打入全球前百强,天赋与心力无一可缺。而游戏玩家刘炽平的另一个身份,是腾讯的总裁,这是一份不太可能有空闲打游戏的工作。
 
  没人相信这是真的,Supercell的CEO帕纳宁也不相信。随后,刘炽平把他的员工高手们纷纷斩落马下。在这次比试之后不久,Supercell接受了腾讯拍出的86亿美元支票,腾讯成功收购了前者超过84%的股份。
 
  这是刘炽平在腾讯近15年来少有的,表现得不那么像职业经理人的时刻。很多时候,职业经理人被认为是淡漠的、冷静的,他们也许对成功极度痴狂,但对于“做什么”来达到成功并不在意,“超脱于业务之外”甚至被认为是一种美德。
 
  刘炽平也经常给人这种感觉——他不是技术出身,而是管理咨询与投行背景的银行家、管理学高手,对公司运转所需的一切事务性工作了若指掌,擅长投资并购、战略规划,而非激情澎湃地主导项目“前进、前进、不择手段地前进”。
 
  但这可能是一种错觉。刘炽平之于腾讯,绝不仅是一个可替代、升级的“职业经理人模块”。
 
  如果说腾讯是一座山门,那么马化腾就是它的面子,而刘炽平则是里子。低调到这种程度可不容易——在中国互联网界,马化腾已经是罕见的低调者。而刘炽平则隐藏在马化腾的背后。
 
  在公众媒体上,刘炽平极少出现,他的名字在百度上的搜索结果不到250万条,大约是马化腾的十分之一。但在公司内部,大家已经习惯于听到业绩电话会上,由他的声音来解答投资者与分析师的提问。
 
  与传统意义上的职业经理人相比,刘炽平对于腾讯的意义,并不下于其创始团队。自从2005年进入腾讯开始,腾讯几乎所有的重要决策背后,都有他的影子。
 
  马化腾与刘炽平形成了一对独特的“双子星”——一颗以创始人身份对外,另一颗则隐于暗面,彼此以引力影响着对方的轨道。维持这种引力的,是两者间极强的信任。这种信任起于两人初识时,又在之后的15年里逐渐强化。
 
  刘炽平第一次见到马化腾是在2003年。当时,他是高盛亚洲投行部的团队负责人,负责腾讯在港IPO的业务。
 
  刘炽平有足够的条件完成这项工作——他少年时便是学霸,25岁拥有斯坦福和西北大学的两个硕士学位;30岁时已经是高盛亚洲投行部电信、媒体与科技行业组的COO。他的出身也让他拥有非同一般的视野——父母分别是出生于印度和印尼的华裔,他自己则生于北京,6岁时移居香港。他能说一口流利的普通话,同时又熟悉香港市场,在日后,这对腾讯在资本市场的发展极为重要。
 
  在谈判中,从一个细节能够看出刘炽平的特质——在接待马化腾时,他的团队每个人都掏出了印有QQ昵称的名片,由于香港办公室的防火墙限制,这些QQ账号是他请北京的同事们特地申请的。
 
  而另一个细节则更加具有人情味。在双方因为估值问题争执不下时,刘炽平拉着马化腾,离开67楼的豪华办公室,下楼抽烟。比马化腾还要年轻2岁的刘炽平用2根烟的时间,让前者平复了心情,重新回到那张与技术、代码、产品似乎并无太大关联的谈判桌前。
 
  自那时起,这个香港人给马化腾留下了深刻的印象。2005年,在第二次接到腾讯的邀约后,刘炽平成为了腾讯的首席战略投资官。当时,除了一个秘书之外,刘炽平没有任何下属,他的工作内容连马化腾都搞不太清楚。而且,这份工资的薪水只有上一份工作的三分之一。
 
  这是刘炽平开启一系列大胆押注的开始,也是他人生中另一个“不太像”职业经理人的时刻。当时的腾讯拥有1000名员工,估值13亿美元,尽管依靠QQ占据即时通信领域的头把交椅,但这一领先优势并不稳固。一方面,彼时即时通讯的壁垒尚未彻底建立,除了MSN之外,诸多竞争对手都有一战之力;另一方面,前移动互联网时代,腾讯的收入大部分仰赖于移动增值服务,想要进一步做短信互联、虚拟运营商,多分一杯羹,几无可能。而已在美国上市的一批中概网络股接连暴跌,令腾讯也陷入风雨飘摇。
 
  在这个时间点选择加入腾讯,对于“聪明人”来说,并不是一个好决定。但刘炽平意识到,腾讯是能够真正发挥自身能力的地方——战略规划、投资并购、投资者关系是他的长处,美国企业的成熟先进做法也为他熟稔,这些却是凭产品打天下的腾讯所缺失的技能包。
点击次数:  更新时间2018-12-24  【打印此页】  【关闭

0